登录|注册|忘记密码?|返回首页

书院中国

【书院讲师】张贝勒:一朝粉墨,朗吟天涯!

2015-09-20 22:02 查看: ||

(左:张贝勒在《长生殿》中饰演唐明皇;右:张贝勒在《铁冠图》中饰演李洪基)

 

去年书院中国开展的昆曲艺术鉴赏系列课程,我们邀请到优秀青年昆曲演员张贝勒,带着老师的传承和自己的感悟,引领学员们体验了精美绝伦的昆曲艺术之旅。请跟随我们一起,看看张贝勒老师课里课外,戏里戏外的故事。
 

(张贝勒授课中)

 

最近的一次看贝勒演出,是年前在大观园戏楼的《雷峰塔·断桥》,他演许仙。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作为一个杭州人演一个古代杭州人,描摹老师的帖子,感受昆曲式的呆萌”。有朋友听到这里吃惊道:“原来你是杭州人啊?名字叫贝勒,还以为是在北京的旗人。”想来贝勒已多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每每如此,他都哈哈一笑说:“此乃张贝勒的身世之谜!”

 

(张贝勒在《雷峰塔·断桥》中饰演许仙)

 

张贝勒是北方昆曲剧院的优秀青年演员,擅演冠生、巾生、穷生、雉尾生家门。师从蔡正仁、萧润德、周世瑞、杨少春、马玉森、岳美缇、李公律、邵峥等南北京昆名师,文武兼修。擅长《长生殿》、《牡丹亭》、《连环记》、《白蛇传》、《贩马记》等戏,以及《亭会》、《楼会》、《书馆》等剧目。在闲暇的时候,贝勒非常乐意与朋友们分享对昆曲、对传统文化的感悟。在书院中国一系列的昆曲课程里,张贝勒引领学员们,体会昆曲之大美。

第一节课,从昆曲折子戏,讲到昆曲角色划分和门类,从《牡丹亭》“袅晴丝摇漾春如线”,蓦然间春情萌动,再讲到《长生殿》大梦惊断,画就一幅“绝代佳人绝命图”。第二节课,讲《牡丹亭》的典故,逐字句,再现诗词意象,典故情趣,进而推导,表演如何恰如其分,观看如何心有所据。第三节课,细读昆剧《长生殿》的文本,讲演出体会,那许多种情怀,有同感有揣测,都化作戏里乾坤,飘荡着长生殿里许下的誓言。第四节课,看戏里的唐明皇和杨贵妃繁华极盛,和顷刻间的王朝逝去、大梦颓败。

 

(张贝勒授课中)

 

记得当初课程结束没多久,恰逢贝勒演出《长生殿·闻铃》,有幸用相机记录了他的“唐明皇”从上妆到演出的全过程。昆曲戏迷“来闰”说:“变脸的过程,有点像招魂,在外妆容敛气,眉目结韵;在里面,一个人物的神明逐渐聚积,端定,蓄势待发,直到小宇宙绽放舞台。”

 

(演出前化妆)

 

贝勒说:“招魂”可能意在“移情”、“迁想”之类的情结,也有人说,演员的投入从粉墨时便开始进入状态了。一朝粉墨,朗吟天涯!

 

(演出前准备)

 

《闻铃》演罢,满场喝彩。照片拍摄于舞台侧幕。

 

(张贝勒在《长生殿·闻铃》中饰演唐明皇)

 

《长生殿·闻铃》不常演,大冠生“百板武陵花”一曲成戏,非一般难度。张贝勒正值鲲鹏嗓音,兵戈气势,却要跌陨深渊,再现仓皇入蜀,道行风雨如晦,闻檐铃而乱愁交并,终悔负了卿、一恸空山寂的落魄明皇。实在是折翼苦飞,情景伤人。贝勒讲究以字为阵,用字群的声音形态谋篇布局,格致人物,不能说曲尽其妙,但足够震慑舞台,留存余思。都说贝勒有七分蔡正仁,在戏曲,师范即制度,个体从制度中建构自我而不损本体。可幸贝勒从好制度中长成,其质其地,结构和体量,堪为大用。可叹戏曲不易,坚持不易,祝他们好运,从师承的影子到师承的光明,终究必然。——戏迷来闰

 

(张贝勒在《长生殿·闻铃》中饰演唐明皇)

 

《闻铃》自《长生殿》第二十九出,曲牌“百板武陵花”贯穿全剧,昆曲大冠生南曲唱口之最!七年前蔡正仁老师亲传,始知初入“俞门”习曲,后每演皆有“得失”。窃以为昆山腔古朴经典须“以字为阵”追求精炼精准,百炼千磨除火气而不失“骨气”方为初稿。憾资浅而未得精要,尚欠二十年功夫,无他,久炼朝夕耳。——张贝勒

 

(等待上场)

 

朋友们私下喜欢笑称张贝勒为“贝勒爷”或“陛下”,称“陛下”是因为,他所扮演的《长生殿》中的唐明皇极为出彩,颇受好评。朋友们的玩笑间,也透露着对他塑造的角色的肯定与赞赏。

 

(张贝勒获2014年中国国际青年艺术周“青年艺术家奖”)

 

当然,这“陛下”可不是那么好当的。每次演出的呈现背后,可以说都是“惊心动魄”的,外人不知在台上的悠扬婉转背后是多少人心甘情愿的付出,或许可以从贝勒记录自己一次演出的经历中,看到一些细节。

 

(国宝级昆曲艺术家蔡正仁老师正在指导张贝勒,图片来自网络)
 

(在南下学戏的路上,翻读昆曲工尺谱)

 

贝勒常常会记录自己对于昆曲的体会,无论是学习、排练还是演出。在那一次次的磨练中,在那一声声的吟唱里,我们看到了他以及很多昆曲人对昆曲的钻研、尊重和热爱。“这里并没有什么捷径,如果有,唯一的捷径就是你很清醒、坚定地认识到‘并没有什么捷径’!”——关于如何演好戏,张贝勒如是说。

张贝勒排练体会小集:

《雷峰塔·断桥》是昆曲“风火戏”之代表,幸得蔡华二师传授,得以体验经典生旦戏的独特动感与配合。只是功夫还要下到戏外,演完之后的追究、反思显得更为重要。我们做得还不够好,诸多疑惑还需要通过思索和反复试炼来解开,这样解决各种问题也会变得更有针对性。“温火粗细”皆在往日的打磨中提炼修整,静下心来只是凝眸相扶,望眼示心;相对沉吟,悄见眉痕微蹙;岁月流连,尽驻眼角幽怨…不经意也是小小浮沉与蹉跎,终朝用心酝酿了这场“真爱”如许……
 

(张贝勒在《雷峰塔·断桥》中饰演许仙)

 

《玉簪记·琴挑》巾生是昆曲小生家门中的甘露,来自于天上却不降落地面,不染尘世的繁杂与世故,单单只停留在了花间枝头,用一种“诚”的力量去浇灌那些含苞待放的蓓蕾…这种静心、养性内功太难了,虽然还做得不好,但我们依然仰视、崇敬那种纯良的美……
 

(张贝勒在《玉簪记·琴挑》中饰演潘必正)

 

这回排出《见娘》可谓是见缝插针、迎头向前的节奏,但更重要的是从身边点点滴滴当中学会了感恩!几位老师或是推去医院预约坚持排戏;或是从医院急忙赶回伴奏;或是身负多出大戏依然从三班中抽签出来和我对戏;或是兼任各部门负责工作依然陪我对戏、说戏。更有古稀之年的陆老师和蔡老师为了我频频改签车票、顶着晚上自己还要演出的压力再为我排戏!

外人不知在台上的悠扬婉转背后是堆积了这么多人的辛酸,很多人默默地付出、心甘情愿地牺牲才点燃了这短短半小时的光辉!晚上当我在剧场看到中午陪我一起汇报的老师依然在舞台上挥洒着汗水,心中顿时泛起一阵酸楚!感谢这些最可爱的人们,陪伴我度过了今年的末尾,也感谢各位对我的包容和支持!
 

(张贝勒在《荆钗记·见娘》中饰演王十朋)

 

年前,因为当时人在外地,没有赶上看贝勒《荆钗记·见娘》的王十朋,颇为遗憾,不知什么时候还能有幸看到。对了再八卦一句,此前新版电视剧《红楼梦》中,凤姐生日那一集里面,提到众人看昆曲《荆钗记·男祭》,那里台上戏中的王十朋就是贝勒,有兴趣的话可以找来看看。
 

(此为电视剧视频截图)

 

看过昆曲,走近昆曲,我们会更多地发现,其实昆曲留给我们的是对生命的反观,当一个人经历人生浮沉,在地狱中穿行而过之后,再走到阳光下,眉宇间自生出一种舒朗,心底能有格外的珍惜。这便是昆曲穿越古今,带给我们的意义。正如贝勒所说:臆想当中的精神世界里有一处昆曲华丽的殿堂,我们都在这并不坦荡的道路上坦荡地前行着!

 

责任编辑:admin
Get Adobe Flash player
基金会简介|书院关注|新闻专题|乡村公益书院|传承人|书院在线
Copyright © 2015 shuyuanchina.org All Rights Reserved. 书院中国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08133号-1